世界杯賭球輸到“跳樓”?這也是一種精神病!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6-12 06:49:17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融創天朗瓏府

“上海某某在德國隊輸球后輸了五百萬跳樓自殺……”、“一男子世界杯開賽以來連續賭球,輸了300萬,不堪痛苦,一了百了……”俄羅斯世界杯冷門迭出,“天臺見”成為網友們互相調侃的主題,因為賭球輸幾百萬跳樓的視頻也不時在朋友圈里熱傳。雖然警方已經辟謠部分跳樓傳聞,不過也反映出世界杯背后龐大的賭球隊伍。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的是,賭博成癮也是一種精神疾病。

賭博成癮一早列入精神疾病

前段時間,“游戲成癮”被世界衛生組織最新版《國際疾病分類》(ICD-11草案)列入精神疾病范圍,引發網友們一波熱議。其實,“賭博成癮”被列入精神疾病的歷史要遠遠早于此,而且在精神醫學領域沒有什么大的爭議。1980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正式在《精神障礙診斷與統計手冊》(DSM-3)中,將病態性賭博列入精神疾病,認為賭博成癮是一種沖動控制的行為失調。之后隨著學界對之認識逐漸深入,賭博成癮被列入“物質使用障礙”的一種,與酒精成癮等一起歸入成癮的診斷標準。

“廣州花都一會計賭球成癮,7000多萬貪污款一半用于賭球……”今年5月21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花都區某鎮政府財政所原會計藍某某一案進行了一審宣判。案情顯示,大學畢業的藍某某,在當會計不到六年間,侵吞公款7000多萬,都輸在網絡賭球和去澳門賭博上。

“事實上,這樣的例子并不少見。”廣州日輝成癮與心理治療中心主任何日輝告訴記者,在他遇到的賭博成癮案例中,不少借了高利貸仍在繼續賭,導致家破人亡,“可以說賭博成癮帶來的危害性,遠遠大于游戲成癮。”尤其是在互聯網時代,網絡賭球非常猖狂,不僅隱蔽,涉及金額也非常大。“賭博成癮的發展速度非常之快,尤其是網絡賭博都是數字游戲,參與者容易對金錢概念麻木,越陷越深,最終難以脫身,進入惡性循環。”

判斷是否成癮有標準

國人常說“小賭怡情”,那么如何判斷賭博已經達到精神疾病診斷標準呢?

如果在1年內具備以下9條癥狀中至少4條,基本可判斷為賭博成癮:

1 需要大賭注去賭博以實現期待的興奮;

2 當試圖減少或停止賭博時,出現坐立不安或易激惹;

3 反復的、失敗的控制、減少或停止賭博的努力;

4 沉湎于賭博(例如,持久地重溫過去的賭博出現,預測賭博結果或計劃下一次賭博,想盡辦法獲得金錢去賭博);

5 感到痛苦(如無助、內疚、焦慮、抑郁)時經常賭博;

6 賭博輸錢后,經常在另一天返回去想贏回來(“追回”損失);

7 對參與賭博的程度撒謊;

8 因為賭博已經損害或失去一個重要的關系,工作或教育或事業機會;

9 依靠他人提供金錢來緩解賭博造成的嚴重的財務狀況。

(輕度符合4-5條,中度符合6-7條,重度符合8-9條。 以上標準出自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精神障礙診斷與統計手冊》(DSM-5)“賭博障礙”)

案例一:欠巨款被賭場扣押患上創傷性障礙

李東(化名)家境優越,做生意的爸爸常常混跡于牌局賭局,從小耳濡目染的李東也就習以為常。被送到國外讀書后,李東一直對賭博很感興趣,一滿18歲可以進賭場后,就開始瘋狂下注,慢慢成癮。大學畢業后回到國內,李東一直戒不掉賭博。剛開始金額不算大,家庭條件也好,李東通過騙家人的方式還能補上欠下的賭債。后來李東去了澳門賭場的VIP房,“里面條件非常好,氧氣濃度很高,人越賭越精神。”李東說自己曾經賭上兩天兩夜都沒問題。剛開始他也贏過大錢,可惜賭博的“贏只是過程,輸才是結局”,李東開始越陷越深。

一次李東在賭場借了高利貸,輸了幾百萬后拿不出錢還債,賭場派人扣押了他,并把他轉移到珠海一間偏僻的別墅之中,飽受身心驚嚇的李東一度以為自己活不成了,幸好家人動用各種資源將他救出。“從那以后,一聽到澳門或者珠海,我就非常恐懼。”這種恐懼讓李東消停了一陣,但一年后,恐懼感減弱,李東又忍不住賭博的沖動,照舊跑到澳門賭場去賭,“每次都是賭一場就趕緊跑回來。”后來李東轉為網絡賭博,在到醫院就診前,他正準備把家里一套價值1500萬的房子抵押掉去賭博。李東的愛人最后不堪忍受,與李東離了婚。

點評: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精神障礙診斷與統計手冊》(DSM-5)指出,兒童期或青少年早期開始賭博與賭博成癮的患病率增加有關,并且賭博成癮會在家族中聚集,該效應似乎與環境和遺傳因素都相關。何日輝主任指出,李東這樣的案例已經相當嚴重,賭博事件讓他患上了創傷后應激障礙( PTSD),家庭也出現破碎。

案例二:“好人”賭博“輸掉一棟別墅”

“該來了還是來了。”自世界杯開賽以來,王珊(化名)就提心吊膽,她一直叮囑丈夫不要參與賭球,甚至對他嚴防死守,但德國隊意外輸給韓國隊那晚,上夜班的丈夫面如死灰地回到家,告訴她,“這次輸得有點大,能不能借10萬塊錢,這次保證還清債務就再也不玩了……“

王珊欲哭無淚,從十五年前丈夫第一次因還不上賭場的債準備外逃時開始,這樣的情景已經經歷了無數次。她知道丈夫肯定不止輸了這個數,在賭博這件事上,她永遠問不到真話。“總是還完一筆又還有一筆。”鬧過很多次離婚的王珊,最終沒有離開的原因,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其實他是一個很好的人,名牌大學畢業,知名單位工作,自己創業開公司,一直是很上進的人,但就是在賭博這件事上,總是一次又一次讓人失望。”王珊算過,這幾年家里拼拼湊湊起碼替丈夫還了兩三百萬元的賭債,加上外面她查不清的賭債,“他的朋友都說他輸掉起碼一棟千萬級的別墅。”

點評:何日輝主任指出,與十惡不赦的賭徒形象相反,很多賭博成癮的人,并沒有其他不良嗜好,在生活工作社交等方面都很正常,甚至表現優秀,有不少都是本科、研究生畢業。在賭博發生嚴重后果時,這些人也往往非常愧疚。但這些人由于受過高等教育,對自己的聰明、數學算法非常自信,反而容易越陷越深。

賭癮需要長期綜合治療

賭博成癮既然是精神疾病,意味著可以通過治療緩解或治愈。不過,現實情況并不樂觀。首先,不少人將賭博認為僅僅是“意志力不夠堅強”,并不接受精神疾病的說法。《中國藥物依賴性雜志》2013年刊登的一篇文章顯示,在對我國部分地區110位精神科醫生調查后發現,45%的精神科醫生在臨床沒見過賭博成癮病人,見過者中67%見過的病人不足5個,所有110被調查者只有1人接受過賭博成癮治療培訓。

何日輝主任指出,通俗來講,成癮可理解為患者反復使用精神活性物質或從事成癮行為,從中獲得放松、愉悅、欣快感、興奮等積極情緒體驗。在賭博中,這種積極情緒主要來自期待著贏得賭局的亢奮感,以及贏了之后的快感。“賭博成癮其實是有一種心理渴求,這種心理渴求是潛意識層面的病理性反射。”

“主流觀點認為,賭博成癮可以服用一些抗抑郁劑、焦慮劑乃至抗精神病藥物,但單一藥物或心理治療效果并不佳。”何日輝主任認為,賭博成癮的治療必須使用系統綜合的方法,包括認知治療、心理治療、藥物治療等等。

而對于家人來說,要高度重視賭博成癮的問題。“千萬不要抱有僥幸心理,覺得賭博者這次反省很深刻,還清這次債務,就可以幫助解脫。一定不能替他還錢,而是應該聯系專業醫療機構進行專業治療。”

【記者】嚴慧芳

【作者】 嚴慧芳

【來源】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网络赚钱找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