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國棟:構建城鄉生態綜合體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11-23 15:05:29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前兩屆的清華大學工程博士論壇,分別聚焦地下污水處理廠和村鎮污水處理,大家一聽名字就特別直觀,而本期主題聚焦城鄉生態綜合體,很多人會有些陌生。城鄉生態綜合體這幾個字看著不算陌生,卻并沒有一個確切的概念。我們在預告當中有一句話的定義,但我今天不打算講定義,而是希望從背景、基本認識、內涵及未來意義幾個方面來談一下我對城鄉生態綜合體的一些認識與思考。





中持(北京)環保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 
許國棟

背景


環境大建設的時代


我們現在正處在一個環境大建設的時代。


環境問題的解決總的來說有三個階段,污染治理解決排放目標、環境修復解決環境目標,環境大建設解決生存目標。生態文明就是在這三個時代的相互交錯中逐步形成。


第一,污染治理解決排放目標。所謂污染治理,就是把現在正在產生的污染從排放口之前消減或者去除掉,不讓它排到環境當中去。從90年代中期的三河三湖治理,到2000年底的全國工業污染源達標排放,一直到十一五節能減排考核COD消減總量,都是在做這個工作,且現在還在繼續。


第二,環境修復解決環境目標。環境修復或者環境治理、河道治理,主要是怎樣把已經進入環境的污染物中取出來,從而讓環境恢復到原來比較適用的狀態。典型的概念和用詞是環境修復,有一些水體治理、河道治理也是這個范疇的事情。總的來說,我叫它環境修復或者環境恢復。


第三,環境大建設解決生存目標。一方面,要繼續進行污染治理,另一方面,要持續進行環境修復,而僅僅治理和修復還是不夠的。最近兩年開始,我們進入一個環境大建設或者環境創造的時代。需要根據生活、生產需要重新進行建設、調整和規劃。這里面有很多案例,比如在洛陽做的水體整治就接近于環境大建設,而現在國內兩個非常熱的詞海綿城市與黑臭水體,也是環境大建設的內容。而海綿城市的建設,不是簡單單純地去除什么東西,或者說把哪變干凈,它還有很多其他生活及城市基礎的建設與改變。所以,這樣一個時代是環境建設時代。剛才講到,這三個時代不是截然割裂開的,而是一層層交錯往前走。所以,現在解決環境問題,很少是僅僅單純地消減某個污染這么簡單。



案例 英國廢舊粘土礦坑——修復為大型植物展覽館(英國伊甸園)

中國城市污水處理概念廠的實踐


城鄉生態綜合體工作的開始,來自于中國城市污水處理概念廠的實踐。2014年初,曲久輝、王凱軍等六位中國水界知名專家聯合發起設立了中國城市污水處理概念廠專家委員會,希望通過幾年的時間推動為國家建設一座或一批代表未來的概念廠。三年來,中國城市污水處理概念廠專家委員會做了大量的事情。


中國城市污水處理概念廠的實踐


作為概念廠專家委員會秘書處成員,我全程參與了這項工作。其中有一項工作是如何把生態園林農業和城市建設結合起來,城鄉生態綜合體建設也是由此開始。對未來污水處理廠的探討,分如下幾個方面的追求:未來可持續的標準、節能、低碳、環境友好、良性物質循環等等。當我們探討這些工藝技術的時候,就面臨著出水、出泥跟周期的關系。很自然的,我們就想到了周邊的園林、農業及城鄉發展的關系。在這個過程中,我和王老師多邀請多位環保、農業和園林方面的的專家一起探討,提出了包括城鄉生態綜合體,及如何把污水環境基礎設施從城市的負資產轉化為正資產等幾個概念。

城鄉生態綜合體的幾個基本認識

污水是資源

1980年我到環境系念書,到今年已經36年了。我念大學的時候,錢易老師就講到,未來的污水是資源。但是在很長的工作當中,我都沒有認識到這一點,我以為這還是非常遙遠的一件事。而就在過去的五年里,這件觀點變成一個非常現實的事情,尤其是在概念廠的工作中,我已經切實認識到污水是資源。


污水是資源,污水處理廠是資源工廠,這是專家委員會在概念廠工作中對未來污水處理廠的一個基本共識,而在國際的同仁中,也基本這樣認為。如圖所示,這是荷蘭污水處理2030年路線圖,其基本框架也基于污水是資源這一理念。如何來理解這個事?首先污水和污水處理當中產生的幾樣東西,確確實實是資源。從本質看,污水確實是資源,現代污水處理已能夠把這些資源分離或生產出來,達到可使用的標準。首先,污水處理廠本身產生各種品質的水;其次,污水處理廠產生營養物,包括營養肥、營養土、有機質、磷肥、氮(技術上性價比稍微差一點,但是也產生),以及用于設施農業的二氧化碳等,都是在污水處理的過程當中產生的;第三,污水處理廠產生能量。


為什么我們沒有感覺到它是現實的資源?在污水資源化的路上,大概有五六道不同階層的認識。作為生態的動力,我們應該盡可能重塑生活,生產,生態關系,構造小循環,用好大循環。


從技術角度,可行性與性價比保證了技術能夠實現把污水變成資源。


從經濟層面,經濟的發展使得水是資源這件事越來越成為現實。由于購買力的差異,現實和不現實的差別非常大。


從社會發展的角度,資源需求變化與政府對資源的價值做出的調節有很大關系。有時候,由于社會現行的規章制度還還沒來得及做出正確的理性調整,使得大家覺得這樣做是不行的。但其實從整個社會考慮,是已經到位了。


從資源稟賦的角度講,污水是資源還與資源稟賦、地理特征、以及人類“三生”關系配置等因素不到位有關,導致資源化失去了可能。資源有使用效率問題,如果資源使用地距離生產地非常遙遠,使用就變得非常不現實。舉例來說,污水處理廠的肥可以用做肥料,但若肥料的生產在城南,而使用在城北,就讓這一資源變得不現實了。


從理念角度,污水是資源還與整個社會對污水的根本認識有關。舉例來說,對磷的認識,全球都已經很清楚,資源有限、單向流動、全球的磷肥大概能夠使用不到一百年。這幾個基本要素決定我們現在需要去研究磷的回收。


如何看待污水的水和其含有的肥和營養物?在我看來,它是我們很多地區根本的一個生態動力,是驅動生態生機勃勃的源頭與發動機。如果說我們有這樣認識的話,對于污水是資源,污水怎么處理?在哪兒處理?跟什么結合起來?思考可能就完全不一樣。


我的博士論文研究的是技術發展和經濟社會哲學之間的關系。為什么有時候技術就發展了?為什么有時候卻發展不了?大概一個月前跟黃霞老師聊,她非常認可。當你開發技術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未來的污水是多少錢?比如90年代做中水回用的時候,我們腦子里都有一個概念,那就是未來的水價可能是8毛或者1塊2。現在,我們再往后推一下。十年以后的水價是多少?十年以后的污水處理費是多少?總體來說,今天污水處理費即便有惡性競爭,比起十年前已經是接近翻番的水平。


新加坡在這件事情上做得非常好。2002年,反滲透材料成本的降低是NEWater得以成功推廣的首要原因。新加坡政府的規劃,示范和引導是NEWater成功推廣的主要動力。當新加坡用膜的時候,已經推測到后來膜會降價,所以提前把很多事情做得特別好。為了把整個社會的理念轉變過來,以適應國家的水政策,新加坡在15年前就率先做了生態水,給大家在理念上有一個嶄新的變化,讓大家的接受度有了變化。

把水留住

把水留住,這與海綿城市的概念很相近。增加涵水量,是中部和北方絕大部分地區的環境需求。對于很多缺水地區來說,水是非常稀缺的資源,最后真正稀缺的是生態水。所以,在整個環境的大建設治理安排中,在這樣一些地區,應該盡可能的把水留下來,比如留到水體、濕地、土壤中,尤其是提高土壤中的含水率。過去50年土壤的含水率有很大下降,這跟有機質含量成正比,因為土壤中含水率的下降。我算過東北一個縣,過去50年減少了一億噸水(農田當中)。


伴隨著城市化進程、流域的社會水系統強化以及自然水系統弱化,城市污水成為主要的非常規補給水源。由于生態水的減少,在很多缺水地區,即便將來把污染有害的東西都治理掉,也不可能生活得很舒服,也不可能有非常美好的環境。所以,應盡力把大循環的水留住。

逃不過的農業

不考慮農業,環保做不好

做環境的人都知道,如果與農業相關的環保問題做不好,環境永遠不會有真正的改善。這里面包括農業面源污染、化肥、農業耗水量太大等很多因素。因此,如果解決不好農業的污染,環境永遠不可能真正的好。


農業與環境

為什么用“逃不過”這個詞?我們做環保的很多人,原來沒有想過農村和農業的事。但是,解決環境問題有好多方面涉及到了農業就做不下去了。包括污泥還田、種養結合,解決畜禽的污染問題,如果說在環境問題當中沒有把它涵蓋在內,是做不下去的。正是基于這個原因,一些環保人在解決環境問題的過程中,很自然的走到了思考和解決與農業相關的問題上來。


近郊農業

要考慮環境,必然要考慮我們居住的區域。比如一個中小城市的近郊,我經常會想這個問題,這個地方將來是什么樣?繼續農業嗎?還是也變成樓房?現狀是兩個都不靠譜。要是就照這樣,農業不會繼續下去,變成樓房,政策和發展上都不會。所以我就開始想近郊農業這個概念。


安全,好吃,高效

最后一個逃不過的農業是講農業的發展,因為農業本身是跟環境有關。如果環境問題解決不好,食品安全,土和肥就會帶來農產品質量的巨大差別。近郊農業要發展的方向,第一是農產品要安全;第二是農產品一定要好吃;第三是在安全好吃的基礎上,要講究量和效率。此外,近郊農業還要解決農業景觀或者景觀農業以及農業體驗的問題。近郊農業在生產過程和形成景致上,需要有非常好的體驗。而要做到這些,首先需要對形成什么樣的景觀有科學的規劃,在此基礎上,需要人和財的保障才能實現這個規。人,就是農民的職業化;財,就是投入,主要指投資和補貼的問題。

重新定義環境

所謂環境,是指人以外的自然因素的綜合,這是當初環境學給出的定義。但是在考慮環境問題的時候,人們往往很少從這個角度來考慮問題。我們已經把環境過于細分化了,以至于忘了環境學的本意。我們可能把環境看做一個技術問題,也可能看做是一個污染治理問題,或者看成循環問題,甚至是可持續發展的問題。然而,這是不是真正體現了環境的本意呢?我認為這是不夠的。


那么,我們該如何認識環境學的環境和我們做環境工作的環境?


首先,環境問題是一個生存藝術問題。北京大學景觀設計學研究院院長俞孔堅教授曾經說過,景觀學是生存的藝術,而不是設計當中的一個分支。我非常贊同這句話。環境也是一個生存的藝術,環境的問題是一個生存的問題。而這個生存,不是指危機生存,而是我們應該怎樣生活?怎樣存在?我們的生活狀態、生活質量、存在狀態、存在質量如何?而如何處理環境問題,則是關于生活和存在的藝術問題,是一門生存的藝術。所以,在環境問題上的思考,景觀學認為要有帝王思維或者國王思維。你把自己定義為國王,家鄉的國土安全部由你管理和支配,在這樣的設定下再去考慮為了大家的生活,環境到底應該怎么做?這樣一個思維,才可體現整體性、系統性和長遠性。


其次,環境問題的根本在于人和環境的問題。我們現在對環境的思考,只是孤立地說環境本身指標太多,卻很少去互動和研究人與環境的關系。而在對環境新的認識上,我們應該去創造新的生活的環境。

城鄉生態綜合體內涵


所謂城鄉生態綜合體,是指由污水廠(及其他環境基礎設施)、現代農業、生態景觀等組成,可以實現物質良性循環、能量合理利用、功能互相融合的生態區塊。這是此前我們關于城鄉生態綜合體的定義。當我們創造一些東西的時候,其實更需要在它周圍多看看,而不要簡單用一個詞或者用一句話去說明它。在此,更多想談一下城鄉生態綜合體的內涵。

城鄉生態綜合體的基本構成:三要素+




城鄉生態綜合體三要素+


城鄉生態綜合體,是指由環境設施、現代農業和生態景觀三要素及其他要素一同構成,所謂三要素+。


環境,指環境基礎設施及其在整個生態綜合體中對環境問題的系統解決方案。再具體一點,指的是污水處理廠,有機質處理中心,秸稈處理中心,糞便處理,鏟除垃圾等等不同的環境基礎設施。解決方案是說這些環境問題的解決,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需要農業、景觀和其他方面來幫助解決的,是要在整個綜合體當中解決這個環境問題的。而不是說我在這個基礎設施里,你給我一個廠,給我35畝地,我除了這事就全沒了,不是這個。


農業,指系統規劃、又非常好管理的現代農業設施,包括設施農業、花卉園藝、景觀農業、精品種植、水產養殖等。其總的特征主要有三個:生產高質量的農產品;讓農業成為景觀的一部分,而不簡單是農業;農業的生產過程有非常好的管理。


生態景觀,則主要解決和人的界面問題。通過對景觀道路、園林、局部景觀、水體的設計和建設管理,和農田環境設施有機的組合在一起。


“三要素+”中的+,則是指在和諧的環境中,人的各種需求和福利。比如我們可以在這里進行體育健身、休閑娛樂、慢生活、園林園藝培訓、交易買賣等等。在合適的區塊,甚至可以做養老產業及城市發展。


這是三要素+是生態綜合體的一個基本構成。其中的環境基礎設施,現在和未來,現在大家都了解,未來應該是什么樣的?質量效率方面,就不講了。我只想用一個很普通的比喻來說明基礎設施我們未來的關系,還說說廁所。廁所有這么一些時期的變化,農村的廁所,在院子里,肯定是比較臟臭的一角,誰也不愿意去,在風水上都要找一個風水不好的地方。隨著農村生活的城市化,我們開始把衛生間搬到單元房里面,搬到室內,這是技術過程,是經濟過程,也是社會過程,是人的心理過程。我們已經非常習慣餐廳一邊上就有衛生間,一點也沒有覺得不妥,它的物質上確實沒有不妥,我們的感官上也沒有不妥。


再進一步,當衛生間變為化妝間和現在更高級的場合時,衛生間里面人們賦予很多其他的功能,包括小到馬桶蓋,沖洗設備,大到現在在做的互聯網安全的檢測,舒適、休閑,包括作為一個讀書的場合,泡腳等等這些功能,把衛生間變大。我們的環境基礎設施,第一,未來是融入環境的,就像現在我們的衛生間融入居民生活一樣。第二,未來的基礎設施對于每一個地方來說都將賦予多功能。舉例說,很多我們中小城市缺一個科技館,其實那就可以設科技館,如果你覺得把它做成一個污水處理廠+科技館,那可能就不是現在這樣的概念。

環境、農業、景觀的內在聯系


在城鄉生態綜合體中,環境、農業、景觀三者的內在關系,包括物質的利用與循環、功能的借用與融合、能量的利用以及綜合要素。三個要素不是在城鄉生態綜合體中的簡單疊加,而是功能的借用與融合。舉例來說,可能污水處理后段,如濕地處理的某一個環節,也會成為公園景觀的一部分;可能農業一個耕種的地方,會是休閑景觀的一部分,或者某一個建筑的后花園。

城鄉生態綜合體的整體功能


城鄉生態綜合體的整體功能包括:構建良性城鄉物質循環,推動生態環境可持續發展;形成集體育健身,休閑娛樂,教育科普,園藝服務等功能為一體的生態公園,服務中小城市民生;建成一個系統管理的精品現代農業區,引導農業升級,推動農民職業化;綜合體本身可作為城鄉過渡,或城市發展的新背景,或新的低密度發展區;

?


構建良性城鄉物質循環,推動生態環境可持續發展

價值創造


價值創造一詞是企業管理中經常講的,我們做任何事情都要創造價值。那么,價值創造在城鄉生態綜合體里面是怎樣一個思維?主要在四個方面同步考慮。


大部分傳統價值創造是單線的,行業內的提質增效。我們常見的價值創造是單向的,比如在同一行業、同一件事情當中對質和效的追求,比如污水處理怎么樣提質增效,提高質量降低成本,這是一種價值創造。


要做跨行業的價值創造。有些問題的解決需要多行業的協同,不同行業當中做同一件事情的時候,價值不一樣。農村種一畝地可能是這樣一個價值,但是如果將這4、5畝地作為一個建筑物的后花園,按照物業費來收,可能比農業的價值要高的多,這是跨行業的價值。


協同、綜合、創造,創造新價值。協同的價值主要是如何在三要素+的過程中給人們帶來好的體驗和共享,進而在體驗和共享中創造協同價值。


極致思維與價值創造。很多時候公共服務的相關各方在彼此“等靠要”,而在城鄉生態綜合體的思考、探討、討論中發現,如果不要想別人給多少錢,而是運用極致思維,把這件事情做到極致,通常社會都會愿意為這件事情買單。

意義和未來


城鄉生態綜合體建設有如下幾點意義:


生態環境的可持續。城鄉生態綜合體的建設,將對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它不僅可以系統解決環境的很多問題,同時也可系統解決城鄉的環境發展問題。


為城市增值。比如現在很多中小城市的垃圾填埋場、有機物處理廠,處在一個誰都不喜歡的地方,還影響了周圍一兩公里甚至更遠土地的使用,卻不能把它移開。如果把它改造成幾平方公里或者十平方公里的城鄉接合部的生態綜合體,將極大地為城市增值。


為農村和農業的發展探索、示范、帶動。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效應。


城鄉生態綜合體是供給側改革思維下的一個生態產品。環保領域也一直希望運用六次產業理論創作出系統的、量大的、交叉價值的產品,城鄉生態綜合體就是這樣一個有效探索。


最后,城鄉生態綜合體充分貫徹了十八大提出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將之應用于環境大建設的實踐。

謝謝大家。


(本文根據會議發言錄音整理)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网络赚钱找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