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城構建核心交通圈內聯外通 拓展城市發展空間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5-24 06:41:15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維科馨院

盛夏8月,因為兩則重磅消息接連公布,禪城交通路網建設熱度再次攀升。

向西,禪城最快擬于今年內開建同濟路西延線,無縫對接龍灣大橋,連通西樵、高明等地;向北,因為施工建設用地加快交付,王借崗大橋預計可于年底開通,直通佛山西站。

兩條受高度關注的道路信息背后,是禪城打通交通壁壘構建開放格局的重大突破。

盡管一直是佛山城市中心區,然而,打開地圖就會發現,禪城身為“中心”,卻一度不得不面臨“孤島”般的尷尬處境。

向外,禪城被南海、順德像荷包蛋“蛋黃”一樣包裹著,難以接受廣深中心城市輻射。于內,僅154平方公里的轄區面積,注定難以施展拳腳,而兄弟四區向東向西發展“朋友圈”,禪城處于背靠背的區域競合態勢中。

“通才是中心,不通就是孤島!”唯有交通突圍,禪城才能破解區位困境。

正如禪城區委書記劉東豪所言,開放,意味著更廣闊的市場,更大的發展機會。構筑全面開放城市發展新格局,禪城以交通建設為突破口,不斷提升在廣佛核心區東進西聯的區位價值,正在走出一條經濟邊界不斷拓展、潛力空間持續擴大、比較優勢充分釋放的發展之路。

互聯互通的城市版圖

經濟觀察者認為,互聯世界中,一個地區、一座城市的強弱不僅取決于區域面積、人口規模等內部因素,更取決于區域乃至國際互聯程度。事實上,正因為意識到身為中心城區卻內外受困的危機,禪城才會緊緊抓住交通這一互聯突破口,融入開放競合的區域大局。

這是兩個禪城交通變局的見證:1989年,廣佛高速建成通車,禪城告別佛山大道包打對外交通的時代,第一次打通鏈接廣州的快速通道;2006年,佛山一環橫空出世,取道一環,禪城直接貫通市內各組團。

一條高速公路,一條快速道路,帶給禪城的改變至今仍然在發酵。禪城區交通部門認為,有賴于這兩條道路,禪城初步構筑起城市中心區的交通骨架,得以逐步擺脫城市孤島的局面,帶來城市之變、產業之變、生活之變。

然而,無論廣佛高速,還是佛山一環,禪城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是配合者,這是當時的歷史情境使然,也由禪城彼時的發展現實決定。而當下,隨著廣佛同城進入新周期,加入廣州南站等變量,在交通網絡的布局上,禪城要一改過去的被動,讓自己成為主導者。

魁奇路東延線的建設,就是禪城敢于出擊、主動作為的結果。20年前,這一道路就拋出規劃,但因為建設資金大、拆遷難度高,遲遲沒有落地。2011年7月,這一項目再次立項,再次遭到否決。2011年11月,禪城重新提起立項,這一次,終于水到渠成。

“勒緊褲腰帶也要打通魁奇路東延線!”當年的豪情壯志,最終換來禪城東大門的豁然開朗。經由魁奇路東延線,禪城連通了佛山一環東線、廣珠西線高速,與廣州南站相連。

“區位是創出來的,禪城沒有南站、沒有機場、沒有碼頭,但是我們可以‘借’?!笨媛窎|延線通車后,劉東豪感慨,區位一旦借助交通打通,馬上就會形成一種價值觀,廣州南站其實也是佛山的南站,廣州機場、碼頭也是如此。

沒有區位,就創造區位;依托機遇,再制造機遇。從謀一路到謀全局,魁奇路東延線的建設,濃縮了禪城創新發展的價值觀和方法論,意味著新的城市價值、新的發展空間。

等待這陣“東風”,禪城歷經多年之功。早在魁奇路東延線通車前,禪城已經以交通為突破口,布好城市棋局。

2014年,升級改造之后的季華路全線通車。以此為標志,禪城城市西進的序幕全面拉開。在交通大動脈的滋養下,禪西的發展空間不斷被挖掘,從生地變成熟地、熱土。

在佛山大手筆描繪大灣區樞紐城市的圖景下,禪城又該如何謀劃現代化基礎設施?從地面交通向地鐵、城軌軌道交通轉換,禪城構筑未來交通格局的趨勢已然明朗。今年,無論在區委全會報告,還是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但凡提及交通工程,“全面推進軌道交通建設”均被列在首位。

“經過多年發展,禪城的骨架路網基本已經形成?!狈鹕娇茖W技術學院交通規劃設計研究所所長曾小明認為,通過地上和地下的路網,對接廣州南站和佛山西站兩個高鐵站,讓泛珠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內陸腹地都展現在禪城面前,禪城因此擁有更廣闊的市場,足以吸引更大的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

被激活的“強中心”棋局

一通百通。禪城的城市脈動,與交通緊密相連。

今年1月5日,市委十二屆五次全會提出,要深入實施“強中心”戰略,著力將禪城、南海、順德打造成為廣佛都市圈核心區。

這并非禪城首次以中心之姿,出現于廣佛都市圈乃至粵港澳大灣區的敘事語境中,但這一地位得來,卻并非理所當然。

事實上,就在2016年7月,市委十一屆八次全會還提出,要把南海東部、順德北部打造成廣佛都市圈的核心區,禪城并未列入其中。當年底,再出現于市第十二次黨代會報告中時,禪城已經與南順兄弟一起,成為廣佛“核心”的關鍵版圖。

與之相對應的是,就在此次市黨代會召開前半個月,魁奇路東延線全線通車,向南連起了佛山新城、順德北部片區,向東連起了桂城三山。佛山市委寄望的“禪桂新強中心”,從此密不可分。

“通才是中心,不通就是孤島?!边@句話多年來被禪城區主要領導重復了無數遍??梢哉f,禪城城市價值、城市空間、城市產業的每一次躍進,背后都有交通網絡的質變。

某種程度上,沒有全國最早一批高速公路之一的廣佛高速的通車,也就沒有延線高速片區下,汽配、紡織、陶瓷等與廣州市場往來密切的傳統產業的興旺發達; 沒有佛山一環建成,禪城也就難以接駁廣三高速、廣清高速、佛開高速、西二環、廣珠西線以及后來的廣明高速等多條高速,最終為禪城陶瓷走向世界修筑便捷的財富通道。

在佛山市陶瓷行業協會常務副秘書長毛國忠看來,禪城陶瓷產業正是在佛山一環高速及其接駁的多條高速公路上,加速了新陳代謝,大大提升了經營效率,不僅在肇慶高要等泛珠三角地區獲得發展,生產基地甚至拓展到四川、湖北等省份。

對外打開接口,再造區位,重塑價值;對內優化空間,深度挖潛,拓展縱深。10年前,當陶瓷產業因騰籠換鳥紛紛外遷生產基地時,正是一批區內骨干道路的快速打通,推動禪城破除產業空心化的隱憂,開創高端制造與現代服務業比翼齊飛的新局。

建成20多年來,季華路見證了佛山中心城區從北部到南部的遷移,實現了東西兩大方向的延伸與擴張。2014年前后,隨著季華路升級改造、魁奇路東西延線兩個超十億元投資的重點交通項目實施,禪城逐步形成“一根扁擔,兩個籮筐”的城市格局——“一條扁擔”即季華路與魁奇路中間區域;“兩個籮筐”,西為禪西新城,東為奇槎片區。

中部,季華路橫穿中心城區,連接一環東西兩端。如今,這里產業園區、總部大樓、金融機構、大型商業商貿中心等現代產業集聚,盡顯中央商務帶氣象。盡管沿線的寫字樓租金已高居禪城第一,也仍是眾多民企“向上”發展的首選之地。

向西,東平河“一河兩岸”的禪西新城,已經成為佛山都市型產業最重要的基地。這里以智能、節能、生物醫藥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和電商園區,支撐著佛山乃至珠三角的傳統產業轉型。

向東,距廣州南站咫尺之遙的奇槎片區,融入海綿城市、綜合管廊、智慧城市、公園碎片化等設計理念,向著集產業、創新、教育各種元素于一體的高端化、國際化、智能化社區邁進。充分釋放中心城區配套成熟的比較優勢,引入大數據、大健康、生命醫藥等高端產業,成為這一片區令人期待的圖景。

從內到外,從東到西,縱橫相連、上下銜接的交通網絡,激活了禪城在灣區時代的產城棋局,提振了禪城區域競爭力,“強中心”進入開門迎客機遇期。去年,禪城新增簽約、動工項目53個,投資額460億元。引入項目的速度、規模在禪城歷史上都是罕見的。

新格局下的城產暢想

打開城市格局,既帶來新的機遇,也衍生新的挑戰。

從廣州南站駛出的汽車,始終要先一覽南海三山新城的輪廓,才能目睹禪城的風采。盡管禪城以大交通拉開城市大格局,但從廣深外溢出來的創新人才資源,依然必須經南、順才能抵達禪城。從全國匯聚佛山的生產要素,無論落點于廣州南還是佛山西,禪城都始終并非最前沿,它們憑什么舍近求遠?

在五區“比學趕幫超”的佛山內部競合大勢里,禪城“中心陷落”的危機并未解除。

南海處于對接廣州資源的最前沿,立足電子信息產業,正著力聯合三水推動南三合作,承接廣州北部白云、從化方向的資源;順德則瞄準廣州南站,推動與番禺的合作,并推動中德工業服務區再出發。

在城市格局打開后,禪城要拿什么展現在世人面前?

廣州泛珠城市經濟研究院院長王廉認為,在大灣區城市群一體化發展趨勢下,城市發展的格局不再是靠地緣關系的遠近所建構,而是由基礎設施與市場經濟的緊密程度所決定,畢竟“你和我近”遠沒有“我需要你”來得重要。禪城只要找準城市與產業接口,就能贏得自己的話語權。

曾小明則認為,在資源加快流動的城市群一體化趨勢下,禪城既要依托良好的產業基礎,挖掘文化特色,塑造城市品質,也應積極參與大灣區的產業分工,著力發展生產性服務業。

這些建議與禪城產城變局多有契合。

一方面,禪城既以信息化、智能化為杠桿,加快搭建新經濟發展平臺,培育數字經濟、區塊鏈經濟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推動“增量崛起”;也推動互聯網、大數據與不銹鋼、陶瓷等傳統產業虛實結合,聚焦“服務型制造”,實現“存量變革”。這些變局,隱見禪城打造佛山產業服務中心的追求。

另一方面,禪城希望以二線城市的資源稟賦,打造一線城市的基礎設施和城市服務配套,孕育具有比較優勢的創業、創新土壤。過去幾年,禪城以優化軟硬環境來提升城市價值,既為高端創新要素打開新的載體空間,也通過“一門式”等改革創新,為人才、產業的進入提供高效便捷的政務服務。

這一脈絡,在禪城融入一環創新圈、對接廣深創新走廊的行動中,屢屢得到印證。

今年市兩會期間,禪城區長孔海文談及奇槎片區要點有兩個:一是充分發揮該片區背靠中心城區配套優勢; 二是重點聚焦服務功能,服務三龍灣高端創新集聚區。

作為全市唯一二三產倒掛的區,禪城生產性服務業發展在佛山市內擁有一定優勢,但若將視角放在珠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未來必定還有硬仗要打。

省社科院企業研究所研究員高怡冰認為,禪城既應立足佛山制造需要,打造、融入高端服務業發展平臺,也應放開視野,抓住當前全國乃至全球大數據產業加速發展的戰略節點,主動向外尋求合作。

“BAT互聯網巨頭圍繞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都在進行戰略布局?!备哜J為,禪城可以爭取與互聯網龍頭企業達成戰略合作,利用他們自帶平臺、自帶生態的特性,實現快速突破。

“禪城作為佛山政治中心,要有大哥的風范?!狈鹕缴痰姥芯吭涸洪L楊望成說,在市級統籌的背景下,禪城要有大視野、大胸懷,將周邊的大平臺、大載體為己所用,與五區兄弟有機聯動。

禪城并非沒有考量。今年,禪城區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提出,要在開放的內外循環中融入“雙30”核心交通圈,并勾畫出一個半小時的生活、創業圈:以禪城為起點,30分鐘內到達廣州主核心,30分鐘內到達佛山外圍組團。

這意味著,盡管禪城在全市大平臺、大載體的統籌規劃中所占分量并不重,但卻將以半小時的時空,連接起廣州南站、佛山西站乃至珠三角新干線機場等粵港澳大灣區的現代化交通樞紐,進而對接、融入三龍灣高端創新集聚區、國家軍民融合創新示范區、臨空經濟區等全市重大創新平臺。

可以預見,隨著一批佛山市乃至廣東省的面向大灣區的現代化基礎設施加速建設,禪城的城市和產業將迎來新一輪發展機遇期,關于禪城的猜想,未完待續。

來源:佛山日報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网络赚钱找项目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前三组 今日股票大盘上证指 陕西快乐10分怎么玩 秒速快三分析下期开奖 股票下跌k线 好的投资理财产品 深圳风采中奖条件 多乐彩历史开奖结果 海南体彩41开奖号码 pk10滚雪球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