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島困局:是扇貝跑了,還是賈躍亭式擴張所致?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11-23 14:08:33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獐子島的扇貝又“跑路”了,即使在百股跌停的A股大片里,還是那么扎眼。


事情大概大家均有耳聞,先不說調侃或批判的話,先說一說獐子島的光榮歷史,可能大家也不知道。


獐子島是一個鎮,位于大連長海縣,由4個主島組成。重點是獐子島居民的福利,每一個從獐子島出生的孩子都能自動獲得上市公司1000股股票。獐子島居民的教育享受的是省級標準,從幼兒園到初中全部免費。普通的醫療也是全部免費。一對老年夫妻每年可以拿到1萬多元的養老金。這不是現在的標準,這是十年前的標準,如今每人有6000股股份的收益權。


你的腦海中可能會想到另一個類似的地區,華西村。的確,獐子島居民和華西村居民的福利是類似的,從生到死,公家全包。


除此之外,獐子島還有一位像吳仁寶一樣的帶頭人。他叫吳厚剛,獐子島人,出身在漁民家庭。就是他花了十年時間一個曾連續兩年虧損5000萬的鄉鎮企業培育成全國矚目的上市公司。

理解了這一點,你也許能理解為什么這家企業總是看不透,道不明?因為太多人希望它挺下去。


2014年,從天堂到地獄


獐子島的春天持續了很久,從2006年上市到2014年,至少有八年時間。直到2014年改變一切。


2014年10月31日,獐子島發布公告稱,因遭遇北黃海異常的冷水團,播種的105畝蝦夷扇貝絕收。


而在2014年8月底,獐子島還發布半年報稱公司上半年凈利潤為4835萬元。


變化就在短短的兩個月,兩個月時間里,獐子島從天堂跌入地獄。


結果,獐子島2014年一整年虧損達11.89億。由此,獐子島一虧成名,一時間質疑四起,一致認為是造假。


我們先來看下當時官方調查結果。


2014年14月,證監會調查,人們被質疑的兩個地方,獐子島2011年底播蝦夷扇貝苗種采購、底播過程中存在虛假行為、大股東長海縣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資金行為,均被排除了。


2015年1月,深交所調查稱獐子島存在兩大問題,未充分披露冷水團對公司經營可能帶來的重大影響,未及時、完整披露公司生產經營重大變化。


前者不難理解,后者指的是,獐子島2011年新增養殖海域30.5萬畝,當年底播面積為127.40萬畝,其中45米以上深海底播區域為68萬畝,占比53.38%。


底播技術和蝦夷扇貝是吳厚剛從日本引進的,這也是獐子島的實力所在,獐子島一度包攬了全國70%的蝦夷扇貝產量,但底播也有風險,播得越深,風險越大,但獐子島卻沒有披露這一風險。


總的來說,官方結論沒有對獐子島造成太大負面影響。這次災難,獐子島算是僥幸躲過,但這并消除人們的質疑。


一次無疾而終的2000人舉報


2016年1月11,無界新聞報道《2000人實名舉報稱獐子島“冷水團事件”系“彌天大謊”》,又一次把獐子島推上風口浪尖。


報道稱,從獐子島上多名居民處獲得了一份2000多人簽字的實名舉報信,稱2014年的“冷水團造成收獲期的蝦夷扇貝絕收事件”原因是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并非自然災害。2000多人的聯名舉報信已轉遼寧省紀委。



11月12日,獐子島回應,公司查詢了相關紀委網站,未發現實名舉報的公開信息;公司咨詢了中共長海縣委相關負責人,了解到未收到相關信息,公司亦未收到此類信息。


結果11月12日晚,大連市長海縣紀委接受無界新聞采訪表示,已核查完該舉報,并已向上級紀委匯報。


獐子島的理直氣壯直接碰壁了,這背后似乎有難言之隱。


此后,這一舉報并沒有后續消息傳出,兩年過去了,舉報是否確鑿?調查有無展開?進展如何?調查結果是什么?懲治結果?


就像扇貝一樣,全部消失了。


透視獐子島,有賈躍亭式的擴張


2016年1月24日,知乎上有一個匿名回答,稱父親是獐子島漁業集團有限公司老員工,全家獐子島人,家中親戚四五個都在集團公司工作。


據他爆料,由于底播苗無法準確查數,有巨大的貪腐空間。11年底播苗表面是苗,實質是廠區周圍撿到的石頭,廠區周圍方圓一公里的石子都被揀沒了。而公司任人唯親是重要原因,高管中有不少是吳厚剛的親戚。


此事也卻有例子,吳厚剛的哥哥吳厚敬曾負責鮑魚業務,弟弟吳厚記曾負責蝦夷扇貝的收購,后者在2012年受人舉報收受賄賂,吳厚記后被內部處理,而他手下至少兩名工作人員被判刑。


除了可能存在嚴重的內部管理問題,賈躍亭式的盲目擴張同樣是獐子島的嚴峻問題。


2006年,獐子島的養殖海域有65萬畝,5年后,養殖面積增長4倍多,達到285萬畝。


2017年度國家貝類產業技術體系年終總結和考評會議也指出,獐子島就存在競爭性品種盲目擴張,養殖規模過大的弊端。


上市之初,獐子島主要有六家子公司。據《每日經濟新聞》2016年1月報道,2015年上半年,獐子島所屬18家子公司中有12家虧損。其中,2011年后設立的子公司絕大多數都在虧損。


而擴張所需要的資本主要是依靠銀行貸款和短期融資,根據2014年中報,360萬畝養殖海域,其中178萬畝用于抵押。截至2015年9月,獐子島負債35.7億,負債率為76%。在2006年上市之初,獐子島資產負債率僅13.65%。


2014年獐子島遭遇巨虧,2015年獐子島虧損減少至2.43億,但2016年是獐子島盈利之年,凈利潤為7959萬。


不過,深交所發文指出,業績盈利的主要原因為處置子公司帶來的投資收益、政府補助和其他營業外收入等非經常性收益。其中政府補助3020萬元。


獐子島危機似乎遠遠沒有結束。


歷史還在重演,誰能揭開真相


2018年1月,獐子島收到大連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稱在2014年1月-9月,控股股東長海縣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有減持股票的行為,減持金額1131萬元。


這一遲到的訴訟再一次打撈起當年的舊案,確證當年另有隱情,不過,還沒來得及審視,歷史馬上又上演了。


1月30日,獐子島發公告,上演曾經的“戲碼”,這次的語言更加委婉“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


而在三個月前的10月25日,獐子島還發公告強調扇貝沒有問題。這和2014年前“冷水團”事件前獐子島發布半年報宣布盈利如出一轍。


更加令人咂舌的是,在這次事件中,依然發生股東在敏感時間減持。2017年9月,第二大股東和島一號基金計劃減持不超過3%股份,至獐子島發布扇貝異常公告的一個前減持完畢,減持總額為1612萬。


為什么兩次都發生這類事情呢?是巧合還是另有黑幕?是大股東單方面行為,還是有協商行為?背后的黑幕到底有多深?


這次,人們的質疑來得更快更猛,搜狐“公司深度”報道,熟悉獐子島的人士稱從去年11月開始,有大批大貝死亡和苗種死亡,而且在持續的死,已經是公開的秘密。“11月份就發生的事,他們(公司)一直掩蓋著。”


不過,隨后獐子島發布內部通知,稱嚴禁傳播不實和不知情言論,對外信息告知以集團公告為準。


尋找真相的大幕又被拉上了,似乎無人能揭開。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最新營銷課程

生意再忙,別忘了學習

聲 明

?

本文轉載自互聯網爆料

如需轉載,請獲得授權

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后臺

主編大人推薦:

  • 2017年全球白蝦產地盤點

  • 中國的狹鱈魚加工廠,還能不能等到內銷市場爆發的那一天?

  • 又被扣了,越南巴沙魚到底怎么了?

  • 每三條銀鱈魚中,就有兩條是走私來的 | 中國銀鱈魚市場繁榮背后的亂象

  • 邊貿走私水產品遭遇重創,海關統一部署全國查證涉案水產3.7萬噸,國內最大銀鱈魚走私企業落網!

  • 巴沙魚疑似不適合人類食用被禁!

  • 北京,無錫3000余噸走私凍蝦被查獲,蝦類成為走私重災區誰之過?

  • 中國市場上近50%加拿大北極貝都是朝鮮假冒的?

  • 關稅降幅最大達10% !涉及冷凍三文魚、北極甜蝦、巖龍蝦等8大類海產品

  • 海鮮保鮮用的“海水晶”到底安不安全?

  • 帶魚是怎么被捕撈上來的?實拍拖網捕撈,超壯觀!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网络赚钱找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