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年中考”:降增速、緩拿地、高負債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4-21 23:35:49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愛情海

“任何生意、任何企業都有它的壓力。”8月21日,萬科新晉總裁祝九勝首次坐鎮2018年中期業績會,“壓力”一詞是他的開場白。

說出這句話的背景是,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要求下決心解決好房地產市場問題,堅決遏制房價上漲。

8月是房企“中考”集中放榜的時節,不止祝九勝,伴隨著樓市調控進入深水區,長效機制漸行漸近,金融去杠桿的推進讓市場資金面收緊,在多場中期業績會上,“壓力”成為房企管理層口中的常用詞。

規模增幅降速

盡管上半年大部分上市房企都錄得不錯的業績表現,但縱向對比來看,增速放緩的影像,正投射到多家上市房企身上。

房企TOP3中,上半年,萬科實現銷售金額3046.6億元,同比增長9.9%,增幅與去年同期的45.8%相比,大大降低。碧桂園實現合同銷售約4124.9億元,同比增長42.8%,這個增幅也遠低于去年的131%。恒大累計合約銷售金額為3041.8億元,同比增長24.6%,增幅同樣大幅低于上年同期的72.2%。

TOP3之外,綠地上半年的銷售金額同比增長22%,中海的同比增幅只有18.5%,龍湖僅同比增長了4.8%。這些銷售增幅,相比2017年上半年,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

不僅是銷售增幅,萬科、綠地等龍頭房企的利潤增速也出現滯漲態勢。按照已經發布的中報,萬科上半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增長24.9%至91.2億元,但凈利率卻同比下降1.85%至8.61%。

綠地同期歸母凈利潤61億元,同比增長30%,但凈利率卻只有3.8%,幾乎與去年同期持平。

盡管規模增長正在繼續,但房企普遍意識到,單純依靠銷售規模擴張來獲得增長的路徑已經走不通。萬科2017年中期業績會上,郁亮曾經說過,這個市場有黃金時代、白銀時代,未來還可能會出現青銅時代、黑鐵時代。城市化已經進入一二三四線城市劃分非常模糊的第二發展階段,為城市化提供主要服務的開發商們自然也跟著發生變化,從投資策略開始發生變化。

彼時,郁亮用“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這句話,委婉表達了萬科的危機意識。

向來追求高周轉的碧桂園專門提到“提質控速”的目標,碧桂園總裁及執行董事莫斌解釋,提質控速是保證碧桂園有質量的發展,寧可發展得慢一點,也要發展得穩一點。

恒大從今年年初開始啟動“新恒大”戰略,將此前“規模型”的發展模式轉為“規模+效益型”。恒大集團董事局副主席兼總裁夏海鈞稱,公司在實現5000億之后,未來將保持10%-20%的增長目標,確保公司管理和效益都實現有質量地增長。

從對未來的規劃來看,龍頭房企不約而同選擇了“降速”這一路徑。

投資趨于謹慎

“降速”源于房企對后市的判斷趨于保守,其中持續一年多的限貸、限價、限售等調控政策不斷深化是影響判斷的主要因素。

萬科、中海、恒大等龍頭房企的多位管理層提到這個問題,觀點基本一致,“堅決遏制房價上漲”的表述不同以往,表明了政府調控管理房地產市場的決心非常大。短期內市場觀望情緒會加重,最近這一兩個月已經有所顯現;從中長期來看,長效機制建立對房地產市場健康平穩發展是有好處的。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1-6月,全國商品住宅銷售面積為6.69億平方米,同比增長3.2%;銷售金額為 5.66萬億元,同比增長14.8%,這兩個增速較2017年同期分別下降10.3和3.1個百分點。

上半年全國住宅新開工面積約7.06億平方米,同比增長15%,增速與2017年同期基本持平。

萬科中報指出,其長期重點觀察的14個城市,上半年商品住宅批準預售面積同比下降8%,商品住宅成交面積同比下降20.4%。

同策研究院院長助理張宏偉告訴經濟觀察報,上半年由于市場進入調整和下行態勢,房地產銷售開始出現變化。今年下半年至明年上半年,市場應該還會處于持續下行的狀態,銷售增速應該會繼續下降。

龍頭房企在“降速”上的第一個動作,是投資趨于謹慎,這從上半年多家房企的拿地策略可以反映出來。

中海在今年上半年累計新增土地總樓面面積789萬平方米(實際權益為664萬平方米),地價總權益支出459.5億港元。按照今年年初中海定下的1350億港元土地目標來計算,僅完成34%。

中國海外發展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顏建國多次表示要“高度審慎謹慎”,他說,寧可錯失一些機會,也不想投錯幾塊地。接下來還是會聚焦一二線城市,包括一些特別有活力、人口的確有增長、產業的確在成長的新興城市,圍繞傳統的一二線作為主戰場。

恒大2016年年度業績發布會上,夏海鈞還公開表示,恒大的成長性在于其擁有充分的土地儲備。但今年中期業績會,恒大已經提出“未來土地儲備會維持在3億平方米左右的區間,每年大約下降5%”的目標。

夏海鈞說,恒大接下來的土儲要覆蓋中國的一線城市、二線城市,以及經濟發達的三線城市,但不打算去四線城市。

莫斌也給出碧桂園放緩發展速度的一個方向,就是投資上有策略地調整,會更加精準。“每一塊土地更加慎重(對待),怎樣才能做一個成一個,我們按照這一目標實施,并聚焦于現有項目的運營,聚焦現有和土地儲備進行調整。”

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7月,全國土地流拍合計796宗。其中一線城市即使是成交的土地,也基本底價或逼近底價,成交價格普遍低于兩年前。

凈負債率上升

投資趨于謹慎的背后顯現出,房地產市場融資環境正在持續收緊。萬科在半年報中提到,央行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末,人民幣房地產貸款余額同比增長20.4%,增速比上年末回落0.5個百分點。上半年房地產貸款增量占同期各項貸款增量的比重比2017年低1.9個百分點。

從凈負債率來看,上半年龍頭房企的凈負債率均處于較高水平,且呈現上漲趨勢。上半年萬科持有貨幣資金1595.5億元,凈負債率為32.7%。這些持有的貨幣資金少于2017年底的1741.2億元,凈負債率相比去年底的8.8%更是大幅上漲。

截至半年報發布,萬科先后完成五期超短期融資券發行,票面利率區間為3.25%-4.6%,位于同期發債利率低位。

碧桂園上半年凈負債率59%,同樣高于2017年底的56.9%。龍湖同期的凈負債率為54.6%,去年底這一指標則為47.7%。

恒大上半年的凈負債率為127.3%,夏海鈞談到未來轉變的主要核心就是降負債,“恒大2016年定下的目標是在2018年要把凈負債率降到140%,在2019年中期把凈負債率降到100%,直到2020年將凈負債率降到70%。”

與此同時,恒大堅持“現金為王”的策略,截至6月30日,恒大銷售回款2475億元,現金余額為2579億元。

此前,陽光城集團執行副總裁吳建斌曾說過,2016、2017年兩年的房地產市場表現得非常好,很多公司對未來三年發展的規劃都制定了很高的目標,導致投資額的劇增,應收款也在劇增。但是2018年因為各種原因、各種政策的調控,導致當前很多房企借貸比例居高不下。

他在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表示,今年,其他非標融資變得不好審批,而銀行由于表內資金規模緊張,往往優先提供給總行合作名單內的房企,排名50名以外的民營房企很難在銀行取得開發貸資金,即便有,利率也非常高,大部分超過了基準上浮50%的利率。

吳建斌建議,房企還是要重新回歸到重視現金流管理上,未來半年以內,起碼要把現金流作為重要的工作來抓。

夏海鈞給出恒大降負債的幾種方式,第一是引入三輪戰略投資者;第二是償還了高額永續債;第三是通過土地的適當減幅加快負債的轉型;第四,實現盈利大幅提高。

佳兆業財務部總經理吳建新也在業績會現場稱,今年佳兆業董事局一直要求將降負債、去杠桿作為重要的財務工作之一。他說,圍繞資金周轉,佳兆業會做幾個工作:第一,加快沉淀資產以及大宗資產的銷售;第二,加大回款力度;第三,在保證質量的同時,加快整個工程建設速度以及存貨去化速度。

(責任編輯:解芳璇)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网络赚钱找项目